zzzzzzzxy

老爷们给个评论吧

呀!我也来玩玩!0评就要自闭了

【EC】killer and thief 08

 

 Erik黑色的毛衣磨蹭着Charles的脸颊,西装密闭的空间里充满了烟草和淡淡的男人体味。他把脑袋埋进Erik的外套里呼吸着那沉闷又诱惑的空气,感觉被男人的气息紧紧压迫不让喘气。但是没有那顶假发,他也不敢让自己的棕毛暴露在门卫眼皮子底下。他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用手扣住Erik的腰部保持平衡。却在最后上楼梯时不停的拌着自己和他的脚。


  “对不起。“


  他小声的闷在外套里咕噜着,将Erik腰侧的毛衣抓的更紧了。突然腿弯处被人托着公主抱了起来。他惊讶的抬起头对上Erik依旧死板的脸,对方继续目不斜视的抱着他向上走着。他只好略微尴尬的将有些发烫的脸转回去贴在男人胸口,鼻尖隔着温暖的毛衣感受着他结实的肌肉与底下强有力的心跳声,一时暧昧的让他的手有些发麻。


  Erik感觉怀里的人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像只小猫在给他原本因为吻了这个该死甜蜜的小混蛋而窝着一团无名火的心脏轻轻抓挠着。他阴沉着脸加快了脚步几乎是飞一般的冲出大门,在街角转了个弯找到Raven停在路边的红色跑车,把手里捧着的Charles直接扔到了马路边上,脱下外套快速盖着他来不及抱怨愤愤又迷人的脸上,打开车门坐在吃惊的Raven。


  “开车。”


  Raven转过头看着Erik戴着墨镜而阴晴不定的脸庞,又望了望地上狼狈的哥哥,咬着下唇内心在亲情和爱慕的上司与不错的饭碗中飞快的选择了后者。不能让Charles bb被他识破我和他的关系。她想,于是一脚踩下油门载着Erik在Charles惊愕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回家时买点甜点补偿一下他好了……唉这个风正好能把我的头发吹到Erik脸上,为什么不出门喷点香水呢?


  但她又想到Erik. Lensherr这么久没有女朋友可能因为喜欢自然与众不同的姑娘,而正好她就是。忍不住悄悄勾起嘴角笑了。


  Erik斜靠在车门旁,摘下墨镜躲避着Raven飘来的头发。


  该死的,为什么女人不能将头发好好扎起来?


  然后他脑中瞬间出现Charles棕色卷曲的活泼短发,在他仰头看自己时会调皮的向旁边分开又柔顺的恢复原样,奔跑时又像一只小鹿…不。Erik皱了皱眉厌恶的想,他干出的事简直是只没良心的狐狸,是长着蓝色的小兔眼睛混蛋,有白皙奶油味皮肤的骗子……


  最后Erik悲伤的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停止想起那人了。他疲倦的靠在门上,通过后视镜看见Raven明媚的笑容,一时与在脑海里吵吵闹闹的人儿重合在一起。

  其实长发的Charles也挺不错的。

  Erik.Lensherr突然想一头撞死自己。

产生了一个“Erik看见Charles把头笑掉了”的脑洞(沉思

突然有个神父万诱奸修男查的大胆想法∠( ᐛ 」)_



“哦亲爱的宝贝,甜蜜的糖果你准备好为上帝奉献出你迷人的一切了么?”


Erik摘下发抖羊羔的头巾,轻柔的亲吻他露出的柔软的棕色卷毛。神父长茧的食指顺着少年后背的纹路细细描绘飘散着草莓樱桃和天使香吻春天气息的白皙肌肤。他长长纤睫下眨闪着一汪水蓝,无辜纯洁的像容易破碎的明镜。轻轻揭开了束腰,黑色丝布随着融化的泪水落下。玫瑰花瓣的唇颤抖着。


“是的神父,我准备好了。”


【EC】killer and thief 07

  Erik凶神恶煞的起开身看见身下人通红着一张无辜小羊的脸,双手死死护住漏出的一片奶白色的肌肤。他不由得喉头有些发紧,无意的吞了口口水,这一举动在Charles眼里无疑是恶魔举起了他的尖叉,一双手恼羞成怒的向耍流氓的某人脸上打去。但这次Erik早有准备,他牢牢地握住Charles伸来的手腕举到头顶。Erik吐着温热烟酒气息的嘴靠近了,却在Charles想抬脚踢他老二让他这辈子都不举时立马皱着眉十分厌恶的远离。


  “别想着勾引我小骗子,我不会再上当了”


  Charles一时一团火堵上胸口差点没喘过气来,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


  “操你lai lai 的混蛋Lensherr!!”


  别骂的人却闪身飞快的躲进旁边的柜子丢下Charles一个人懵逼的站在那儿。


  “给我一个一个房间搜!”


  门外传来Shaw气急败坏的喊叫,两个大汉砰的撞开门,将衣衫不整的Charles暴露在Shaw面前。


  Charles紧张的转动着眼珠,然后狠狠地咬了下唇逼出眼泪,泪汪汪的带着哭腔的扑向Shaw。


  “老大!小弟被那个混蛋玷污了!”


  他死死的抓住Shaw的西装低着头呜咽。


  “小弟怎么也想不到他是个死基佬啊啊!本来以为只是被打一顿,呜呜呜嘤……老大你要为小弟做主哇!嘤……”


  他停顿了一下,悄悄转头冲向柜子吐了吐舌头,继续胡编乱造。


  “啊啊!要不是他被阉过又是金针菇,老大你就只能找到小弟的尸体啦!嘤嘤嘤嘤……一定死得很难看……”


  “那你好好休息,我给你放假。”


  Shaw皱着眉把衣服从Charles手里抽出来,歪着嘴抖着上面亮晶晶的眼泪鼻涕,轻轻的拍了几下他的脑袋表示安慰,转身就想溜。Charles长吁了一口气鸭子坐在那儿得意的望向柜子。Erik正半开着柜门,铁青着脸狠狠的冲着他对着口型。


  “让他留下!”


  他不屑的瘪瘪嘴,从口袋掏出那枚徽章。


  “呀!那个混蛋好像掉了一枚徽章。“


  Shaw立即面露喜色的转过身走向坐在地上假装研究徽章的Charles。那两个大汉也想跟来,Charles突然像只受伤的小兽开始惊慌的抱作一团,一双蓝眼睛哀求盯着Shaw,眨闪着像是在寻求庇护。


  “好了你们继续去搜,我马上来。“


  当门慢慢关上,Shaw蹲在Charles身边不耐烦的命令他交出徽章,Erik从柜子里冲出来,一记手刀又快又狠。Charles哆嗦一下乖巧的待在一边看着他剥了Shaw的外套穿上。


  “把徽章戴上。”


  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他整理着有些紧的领口再戴上自己的帽子和墨镜。站在一旁盯着Charles试图在胸口找一片完整的布料。


  “为什么不是我来换衣服?”


  “Shaw没有这么……娇小。”


  “那我这样拜谁所赐……”


  他不满的小声嘀咕着,Erik不知何时走到他的身边,将徽章一把夺了过去。


  “如果你再这么多话唧唧歪歪,我就把它钉到你乳头上,我说到做到。”


  说罢威胁似的在他面前晃了晃闪着寒光的针尖,吓到人儿缩起身子拿过徽章随便找个地方带上了。


  看来他不仅脾气暴躁心里变态。


  Charles敢怒不敢言怂怂的钻进Erik怀里,用宽大的外套遮挡住裸露的部分,假扮Shaw和他的小情妇走出了门。


【EC】killer and thief 06

故事发展的越来越狗血了(躺倒



  “你想过我们怎么穿过塞满无情杀手的走廊?”


  让不打女士的绅士Erik捂着被打的脸愤愤的磨牙又不好发作吃瘪后,Charles声音轻快,还带上戏谑的味道。但手掌有些微微出汗,紧张的拉上Erik宽大的手掌又像触电似的缩回去暴露了他看似故意轻松的脸。


  “杀出去。”


  对方灰绿色的眸子射出一道凶光,十分认真的挽起袖子作势要往外冲。


  “不!祖宗!等等!”


  Erik早已大步的扑出去,挥着拳头干趴下一个无辜的路人。整个地狱火瞬间乱成一团,几个五大三粗的猛男跑过Charles身边,其中一个拽着他的胳膊将他从墙角拉到光天化日之下。地上躺倒了好几个,Erik正挥舞着一根棒子以一敌五。


  “上啊!!!”


  那个汉子重重的在Charles肩上拍了一记,差点将他打趴下,然后咆哮的冲上去打了一套王八拳也被Erik一棒子打扁了。他还想着补一棒Charles立马急忙的扑上去护住那人。


  他可不想看到脑浆飞溅。


  Erik眼中闪过一丝惊愕,歪了下手腕让棒子落到旁边的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地上甚至还凹下了一个小洞。


  Charles吓到一哆嗦但还是没有挪动,大义凛然的盯着男人的眼睛。但他清楚的看到他的脸奇怪的扭曲了,身下捂着脸的人也安静了下来。他的余光瞄到一抹金色慢悠悠的飘到地上盖住了那一个小洞。


  他的假发让Erik的棒子给蹭掉了。Charles在心里哀嚎。


  下一秒,在Erik想重新举起凶器的时候,Charles眼疾手快扑上去死命抓住他的手腕,一边大叫。


  “哎!我控制住他了!你们不要上!我自己可以!”


  然后他被铁青色脸的杀手像拎小鸡似的拎走了,背后的无情杀手们如劫后余生,赶紧搬运起伤员,没缺胳膊少腿的全跑去找boss告状了。


  “果然是你,胆大包天的家伙!”


  Erik死死的把Charles抵在储物间的墙壁上,咬牙切齿的抓住他白色小洋装的领口。


  “我是来将功补过的。”


  睁大着无辜蓝眼睛的人儿弱弱的回答,纤长白皙的手指讨好的牵上抓住自己领子的手。男人愣了一愣,一腔怒火不好发泄,最后俯下身愤愤的在他的耳边咆哮。


  “出去之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嘶—————


  白色小洋装的领口被撕破了。

  

  

  

  


🎈老年人们一起去游乐园

小小私心用年轻的人物

💡ball评论

【EC】killer and thief 05

如懿传拖住了我更新的脚步

我真的太爱合集功能了(懒人不想用手机做链接了




五、


  Charles穿行在地下浑浊又潮湿的空气中,他紧紧的盯住前面光洁的后背,蜜色的肌肤上纹着蝴蝶的翅膀。他不禁想起Raven。


  “去吧,他脾气可大了。”


  他们停在一间只有一扇铁门的房间前,门把手看上去摇摇欲坠。Angel咯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扭着屁股走远了。他想咽咽口水,才发现自己因为紧张口腔早已干涸,只有手心在不停的冒汗。


  老天,他现在就想跑回家把头埋进枕头抱着他的毛绒小熊。


  他慢慢的摸上门把手。


  老天,他好像已经听见Erik扭断他脖子时的怒吼了。


  手指颤抖的开始旋转,仿佛拿捏的是他的脑袋。但是“咔”的一声旋转停止了,门是锁上的。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Charles不自主的整理了一下整齐的衣领好像要去赴约一场重要的约会,用多年的开锁经验轻松的打开了锁,虽然同时卸下了门把手。门打开的瞬间似乎一直埋伏在门后的男人如同一阵强劲的风冲出,强壮的手臂扣住Charles的肩膀捏的他生疼,就在Erik举起另一只手向Charles后脖颈处打去时。Charles一急之下双手扶上他的脸颊,踮起脚尖将脸凑近他的耳边。


  “Variation and pride,”肩膀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Charles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手臂。“Raven在外面……”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Erik重新捏住肩膀转了个身压到墙上。


  “别动。”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过后唇被霸道的擒住,Erik的嘴唇很薄却足够温热潮湿,舌头几乎算得上是野蛮的填满了Charles的口腔,带着些淡淡的烟草味。Charles惊讶地瞪着蓝眼睛盯着对面的雪白的墙壁,捏紧的拳头尴尬的悬在半空不知道该反抗还是回应。


  过了一两秒他看见有一两个男人有说有笑的结伴向这走来。Erik更用力的掰着他的肩膀将后脑勺对着来人,一只膝盖仿佛不满他的木讷顶到他的两腿之间。牙齿轻轻的咬了咬他的下唇像是在提醒。于是Charles僵硬的松开拳头环绕住他的脖子,认命的闭上眼睛感受着Erik好到爆炸的吻技。


  估计是天生的,因为没有一个正常的女孩会喜欢和这样的人嘴唇碰嘴唇。


  Charles竟有些羡慕,也开始尝试小小的回应却咬住了对方的舌头。


  另外一对注意到了这一对热吻中的情侣,开始大声的吹起口哨,笑着走了。


  Erik马上放开了Charles,灰绿色的眸子在他气喘吁吁的红润嘴唇上和湿漉漉有些气愤的蓝眼睛上扫了一圈暗了暗,大步走开了,还不忘留下评价。


  “作为一名兄弟会实习生,你也太笨了。”


  他往前走了两步,扭头看见Charles还呆呆的站在那里,脸色阴沉的回来,又拽住他的胳膊低头比刚才更猛烈的激吻下去。


  真香。


  Charles想,伸手甩了那位大爷一个耳光。


  


🎈我们都是基佬
(原图来自网络)
冒个泡
💡ball评论(打滚

感谢感谢感谢大家!!!!!我一百粉啦!但是我一个p沙雕的也不知道该给你们什么福利(笑cry)
一、要么大家点几个梗,我看看能不能写一两个在我能力范围内(一发完哦,但我的文笔emmmmm,可以去看看我的killer and thief)
二、我有想过除了p图再开发一些新的东西,你们想不想听我唱什么(沙雕)歌,或者尝试写一点段子(和开车






(估计大家都开学了没有人理我就超尴尬了)